“核盾將軍”程天民的開拓之路
2019年10月06日 07:52 來源:重慶日報

  程天民 防原醫學與病理學家,中國工程院院士,曾任第三軍醫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中華醫學會創傷學會主任委員等職。從事醫學教育與科學研究,主持過多項國家和軍隊重大研究項目,曾14次參加我國核試驗,發現并命名“骨髓巨核細胞被噬現象”,研究成果居國際先進和國內領先水平。首創中國唯一的復合傷研究所,創建我國“軍事預防醫學”新學科,被譽為我國防原醫學特別是復合傷研究的開拓者。

  創新感悟

  科學追求真,文學追求善,藝術追求美,三者在真、善、美上統一起來了。自然科學講究理性求證邏輯思維,人文藝術講求感性形象抽象思維,兩方面相結合,極有利于形成科學創新思維,從而促進專業的發展和個人的成長。

  2019年3月13日,陸軍軍醫大學(原第三軍醫大學)在一次座談會上宣布程天民離休,并為程天民頒發了中央軍委授予的勝利功勛榮譽章。

  已過鮐背之年的程天民,依舊精神矍鑠。“我祈愿有生之年能夠看到我們偉大的祖國變得更加強盛、軍隊更加強大,全民小康后更加幸福。”座談會上,程天民飽含深情的發言贏得了陣陣掌聲。

  從滿頭青絲到兩鬢染霜,程天民投身我國防原醫學60余年,先后14次赴戈壁灘參加核試驗,親歷了中國防原醫學的發展。他還主編了我國第一部《核武器損傷及防護》,被人們尊稱為“核盾將軍”。

  程天民一生都在追求真善美。他曾說過:科學追求真,文學追求善,藝術追求美,三者在真、善、美上統一起來了。自然科學講究理性求證邏輯思維,人文藝術講求感性形象抽象思維,兩方面相結合,極有利于形成科學創新思維,從而促進專業的發展和個人的成長。

  如今,程天民雖已離休,但他仍在繼續為學生們作學術報告,開新生講座,讓為之奮斗一生的防原醫學事業薪火相傳。

  求學之路多艱辛

  1927年12月27日,程天民出生在太湖之濱、竺山以西的江蘇省宜興市周鐵鎮。在這個山清水秀的江南小鎮,程天民度過了自己的童年時光。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周鐵鎮淪陷。

  1945年8月初,程天民高中畢業,他不愿意在日寇占領的淪陷區里的大學就讀,決定與同學一起到當時國民政府江南行署所在地皖南屯溪(現安徽黃山市),去報考內遷的大學。

  要去屯溪,途中要穿越汪偽政權的封鎖線。“當時很驚險,偽軍士兵把我們幾個扣住了,我把身上的錢全部拿出來,他們才放我們通行。”

  在屯溪,程天民考取了當時的國立中正醫學院(陸軍軍醫大學前身之一)。

  “當時,國立中正醫學院的教學理念還是很超前的。”程天民介紹,學院科系較全,設有解剖、生理及藥理、病理(包括法醫)、內科(包括放射學)、外科(包括婦產科)、公共衛生六個系科,課程設置也很豐富。

  在這里,程天民打下了扎實的醫學基礎,更培養了獨立思考與學習的能力。

  抗戰勝利后,1946年,國立中正醫學院遷回江西南昌市原址。1949年,該校由南昌市軍管會接管,隨后與四野醫科學校合并成立華中軍區醫學院。程天民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一員。

  1951年,程天民完成了本科學習,畢業后留校擔任病理科的助教。

  病理學是一門以形態學為主的課程,要讓學生觀察到發病時不同臟器、組織、細胞發生了哪些變化,以此來理解疾病的發生、發展和具體特征。

  那時不要說彩色的病理照片,就連清晰的黑白圖片都沒有。為了讓學生更直觀理解,程天民自己動手繪制了一本《病理解剖學圖譜》。他先把各種疾病的器官病變形態畫下來,再對著顯微鏡用病理切片的染料伊紅和蘇木青逼真地把細微的病理變化也描繪下來,最后形成了一本比較完整的病理學圖譜。

  14次參與核試驗

  1964年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舉世震驚。曾經研究過放射病理的程天民萌生了親自參加核試驗的想法。

  1965年,總后勤部司令部批準軍醫大學參加我國第二次核試驗,主要任務是進行核武器爆炸相關的動物效應研究。

  “當時學校抽調了相關技術人員,成立了由衛勤教研室主任高平階任隊長、我任副隊長的參試小分隊。”程天民回憶說,大家只知道核試驗基地在大西北,具體目的地和任務安排卻不清楚。

  “戈壁灘的風景十分美麗,但去的路途遙遠又艱辛。”程天民一行先抵達北京,與其他分隊集結后再乘專列去基地。

  “所謂的專列,可不是現在那種舒適高級的列車,而是運送貨物的悶罐貨車。”程天民至今記憶猶新,一節車廂里十幾個人,沒有窗戶沒有廁所,在車廂里墊上稻草再鋪張草席就是床。

  坐了四天四夜火車總算到達了吐魯番,在兵站稍作休息后,又改乘敞篷大卡車翻越天山山脈。

  戈壁灘上的道路坑坑洼洼,車像開在“搓衣板”上一樣。有時候,刮起大風,前車卷起的灰塵飛落在后面車廂里,劈頭蓋臉就是一臉一嘴的泥沙。抵達營地時,所有人都灰頭土臉,胃里翻江倒海,雙腳早就麻木了。

  程天民和參試小分隊被安排在總后勤部效應試驗大隊第一中隊,主要負責動物效應試驗。

  很快,第二次原子彈試驗就開始了。當研制和參試人員歡呼雀躍核爆成功之時,程天民等總后勤部效應試驗一大隊的人員準備進入核爆區。

  爆炸核心區域的景象讓程天民受到極大的震撼:試驗用的坦克、飛機、火車頭被強烈的沖擊波掀翻;試驗房屋冒著滾滾濃煙,屋頂全被掀掉,墻面倒塌;進入動物布放區,沒有任何防護的動物全部死亡……

  “現在是在戈壁灘進行核爆試驗,如果真的遇上戰爭,敵人的核彈很可能會扔到大城市,人民群眾恐怕會傷亡慘重。”核武器帶來的破壞如此嚴重,程天民心中產生一個強烈的信念:一定要花大力氣研究核武器爆炸后的醫學防護。

  從1965年到1980年的15年間,程天民先后14次參加核試驗。

  戈壁灘上搞科研

  為了最大限度地收集動物效應資料,程天民在核爆區現場簡陋的解剖室里完成了大量病理解剖,獲取了一大批珍貴的原始標本,準備任務結束后,把標本帶回學校再進行深入研究。

  在解剖死亡的效應動物時,程天民發現這些動物中,有的心臟被砂石穿透,有的全身被燒焦,慘不忍睹。“如果人們能夠親眼看到這一切,一定會深化對核武器殺傷力的認識。”

  他提出布置一個“核試驗動物損傷標本陳列室”,這個建議得到領導支持。

  程天民細心地整理和制作了各種動物內臟、器官和尸體標本,利用一間低矮的土坯房,辦起了戈壁灘上第一個、也是我國核試驗以來第一個“核爆炸損傷病理標本陳列室”。

  1967年6月,我國已經進行了6次核效應試驗,因為每次參與試驗的單位不同,資料散存于不同單位。程天民受命進行資料總結,對6次核效應試驗的數據進行整理。

  “美國之前也有廣島長崎原子彈爆炸傷害研究,那時候處于戰爭狀態,很多資料都遺失了。”程天民認為,“我國核試驗的次數比美國和蘇聯少,但對資料的保護與整理卻做得更好。”

  為了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程天民幾乎足不出戶,在辦公室里對動物效應試驗進行科學的推算。

  通過對比試驗動物和人體結構的異同,分析不同致傷因素作用量(照射劑量、光沖量、壓力量等)與損傷程度的關系。“我們還參考了日本原子彈傷員和平時放射事故病人的特點,根據試驗中動物的傷害情況,推算核爆炸對人體可能造成的傷害。”

  在防護措施的闡述上,程天民主張從辯證的角度來分析,既要說明核武器防與不防完全不一樣,說清可防、易防的一面,又要深入分析難防的一面。“對于核爆炸,我們并非無能為力,在可防與易防的領域還是要做足功課。”

  1976年10月,各單位將參試十年的經驗和防護技術成果凝結成了《我國核試驗技術總結匯編》。這不僅是對我國多次核爆試驗的總結,而且資料的完整和豐富性更是其他國家所不能比擬的。

  其后,程天民又主編了創傷戰傷病理學、核武器損傷及其防護等相關的6部專著,均為我國防原醫學領域的必備參考書,不僅為臨床診治提供了可靠的理論依據,還在我國建立起完整的核防護理論體系。

  “約法四章”育人才

  除了在科學研究上的功績,程天民還是一位優秀的教育家。為了傳承防原醫學的研究與應用,程天民十分注重培養人才,成為很多青年醫學研究者的引路人。

  粟永萍是程天民的第一位博士生,也是我國第一位防原醫學女博士。

  鮮為人知的是,如果當年不是程天民“拉了她一把”,她差點就退學了。

  程天民回憶說,當年粟永萍的丈夫正在國外留學,孩子又小,父母還身患疾病。與此同時,她還要完成博士論文,課業要求很高,家庭負擔又重,多重壓力讓她一度產生退學的念頭。

  “小粟確實是個好苗子,放棄學業太可惜了!”在了解到粟永萍的困難后,程天民直接找到她家,他把自己多次參加核試驗的經歷講給她聽,告訴她人生沒有跨不過去的坎。

  為了給粟永萍“減負”,程天民讓自己當醫生的女婿擔任其父母的主治醫生,好讓她專心完成學業。

  后來,粟永萍不但順利畢業,還獲得了赴美深造的機會,程天民特意寫了一副對聯送給她——“粟入沃土而得茁壯,萍浮濁水也持高潔”。

  粟永萍深深理解老師的用意,學成之后如期返校,并很快成長為學科的頂梁柱。

  程天民的另一位博士生曹佳曾留學海外,在原第三軍醫大學讀博期間提出了很多前瞻性的想法。

  “我想利用在國外學到的熒光原位雜交技術來研究微核,這門技術當時在國內并不普及,很多老師都不了解。”一開始曹佳還很擔心自己的想法能否被采納,后來證明這樣的擔心是多余的。

  聽完曹佳詳細介紹后,程天民坦陳自己對這一技術不熟悉,但他告訴曹佳,這是一門很先進的技術,如果用來研究微核和染色體一定能出高水平成果。在程天民的支持下,曹佳的研究進展得非常順利,只用兩年半就完成了博士學業。

  從教60多年來,程天民培養了許多新一代學科帶頭人、領軍人,其中有不少人成為國家杰出青年、長江學者、首席科學家、國家科技獎勵獲得者等。他對自己也“約法四章”:不當蓋子,當好梯子,修橋鋪路,敲鑼打鼓,以提攜青年后輩。

  “待到日落西山時,喜望群星耀滿天。”2017年,程天民90歲時,寫下詩句自勉。他奮斗一生建立發展起來的防原醫學后繼有人,他的身后不是荒漠,而是一片森林。

  記者手記》》

  一腔報國志 一生仁者心

  崔曜

  中華民族走向偉大復興的征程上,閃耀著一代代科學家奮力前行的奪目光芒,他們鑄就了“愛國、創新、求實、奉獻、協同、育人”的中國科學家精神。

  程天民院士從事醫學教育科學研究60余年,曾14次參加我國核試驗,在戈壁灘經歷諸多艱辛和生命危險。他曾多次在空爆蘑菇云尚未完全消散時就率先進入爆區,直至爆心,察看現場殺傷破壞情況。他獲得大量無比珍貴的核武器損傷第一手資料,將現場研究和實驗室研究密切結合,闡明了核武器的殺傷作用與防護原則、各類傷害的發生規律,發病機制和臨床病理特點,為建立我國自己的防原醫學、構建“醫學核盾”作出了卓越貢獻。

  多少次不顧生命安危奔赴核試驗現場,在個人安危與祖國利益面前,他毅然選擇了后者。程天民院士用一生踐行著科學報國的理想信念,正如他所說,把自己的志向、志愿、抱負融入到國家的強盛和對科學的追求之中時,就會產生強大的動力。

  從教60多年來,程天民院士培養了一大批新一代學科帶頭人、領軍者,其中有不少人才已成為國家杰出青年、長江學者、首席科學家、國家科技獎勵獲得者。

  建立防原醫學,程天民是一位開拓者。更可貴的是,在他的身后,一批批后繼者在他的帶領下蔚然成林,已成為我國防原醫學的生力軍。

-
【編輯:馬佳欣】
dnf求稳赚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