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吧,新郎
2019年10月03日 08:36 來源:重慶晨報

三個月未見的兩位新人,緊緊相擁在一起。

陶霜為陸鑫戴上新郎花之后,兩人一直十指相扣。

時間來不及了,陶霜安排陸鑫到停車點旁的公廁里換裝。

陸鑫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聯歡活動現場。

  “5分鐘!”婚禮良辰吉時進入倒計時,一對新人還在趕往現場的路上。

  “1分鐘!”新郎陸鑫整理好剛換上的西裝,推門下車,牽著新娘一路沖刺。他們要沖進舉辦婚禮的酒店1樓,趕在良辰吉時12時28分站上舉辦儀式的T臺。站上T臺的那一刻,他們緊緊相擁在一起,足足10秒鐘之后才肯松開。

  12小時前,陸鑫還在1700公里之外的北京。那時,他剛從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聯歡活動現場趕回訓練基地。為了不誤婚禮良辰吉時,他簡單洗漱,帶上隨身證件,馬不停蹄向豐都趕。

  如果不能及時趕到,這場已推遲了7天的婚禮恐怕又要延時了。

  12時28分 新婚夫妻準點站上婚禮T臺

  陸鑫和陶霜婚禮的良辰吉時,定在10月2日12時28分。

  直到婚禮前半個小時,新郎陸鑫還在重慶北開往豐都的D226次列車上。為讓陸鑫省出打車的等車時間,新娘陶霜和表哥開車來接站。

  11點35分,陶霜上車去豐都站。一路上,她都在查看路上車流大小,提前判斷回酒店路上會不會堵車。導航上顯示,在不堵車的情況下,從車站到舉辦婚禮的酒店需用時18分鐘。

  車子一停穩,陶霜就急著查看時間:11時58分,路上耗時23分鐘。“如果回酒店也要這么久,肯定就趕不上了。”陶霜叮囑開車的表哥,“不管怎么樣,千萬不要為了趕時間闖紅燈!”

  根據列車時刻表,陸鑫乘坐的列車將于12點06分到達,留給他趕到現場的時間只剩22分鐘。這樣算下來,陸鑫遲到的概率很大。

  誰也沒想到,從豐都車站到酒店的6.6公里,一路暢通。全程僅用時16分鐘,比導航計算的時間縮短2分鐘。

  在前往酒店的一路上,陶霜為陸鑫戴上新郎花,兩人一直十指相扣。

  婚禮現場,新娘身著一襲紅色禮服,已來不及換上雪白的婚紗。

  12時28分,陸鑫和陶霜準時站上婚禮T臺,迎接現場親朋好友的祝福。“終于趕到,總算沒留遺憾!”陸鑫激動地說。

  陸鑫之所以能準點趕到婚禮現場,其中還有一個美麗的巧合。

  12時06分 動車提前3分鐘到達豐都站

  D2264次列車的原定到站時間是12時06分。

  “三分鐘跑出站!”陸鑫告訴記者,希望列車到站時間和表哥開車的時間,都能像前一天閱兵式那樣能精確到分秒,“一分不差!”

  但意外的是,列車給了他一個驚喜。12時03分,D2264次列車由重慶北抵達豐都站,比列車時刻表提前了3分鐘。

  為第一時間沖下列車,陸鑫提前5分鐘就在車門前等候了。當列車一打開車門,他沖了出去。“動車都知道我馬上要結婚。”陸鑫說,“心里真的挺感謝這個巧合。”

  陸鑫迅速跑出車站。他還沒跑出站門,眼尖的陶霜已透過玻璃門,鎖定了自己的新郎。

  “真是意外的驚喜啊!”陶霜心中一陣狂喜。這樣一來,他們趕往婚禮現場的時間又多了3分鐘。

  12時06分,三個月未見的兩位新人,在眾目睽睽的出站口馬路邊,緊緊相擁在一起。之后,陸鑫將這次北京之行帶回來的唯一禮物——國旗,遞到陶霜的手中。

  為了不耽擱時間,陶霜安排陸鑫到停車點旁的公廁里換裝。12點12分,陸鑫拉著新娘坐上沒有婚禮元素裝扮的婚車,一路向酒店奔去。

  11時13分 “要是買到前一班動車就好了”

  時間向前回溯。當天,陸鑫下飛機后,抵達重慶北站候車廳的時間是10點20分。此時距離D2264發車還有53分鐘,一夜未眠的他還是坐不住。

  在這趟列車之前,D2208次列車也到豐都,發車時間是10點32分。一般情況下,發車前5分鐘才停止檢票。看看還有20分鐘時間,陸鑫想改簽提前出發。

  “改簽不到,沒票了!”陸鑫有點失望,“要是能買到前一班列車就好了,能多出41分鐘時間。”

  陶霜為陸鑫預訂回豐都的動車票時,曾反復盤算過機場到重慶北的時間。為避免假期堵車,最有勝算的辦法就是從機場乘坐10號線直達重慶北。機場過去要30分鐘左右。為了保險,陶霜最終定了11時13分發車的D2264次列車。

  陸鑫說,他在北京訓練的3個月時間里,都是妻子一個人在籌備婚禮,“她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只需要我準點趕到,趕不到的話,就太對不起她了!”

  6時50分 一夜未眠,生怕錯過飛機

  6時50分,是陸鑫從北京起飛回重慶的時間。上飛機之前,他給陶霜發了一個消息,告訴她已經登機沒有晚點。

  在陸鑫起飛的那一刻,陶霜在微信朋友圈曬出一條動態:“雖然延誤了我們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但為你驕傲,為你自豪。等你回來喲!”

  登機時,陸鑫已疲憊不堪,可他在飛機上,連個盹都沒打。“心里裝著事,就是睡不著。”陸鑫說,“吃了一片面包喝了點水,其他的都吃不下。”

  4個小時前,他才從北京的訓練基地出發趕到首都機場。在機場等待的4個小時里,他累得想睡一小會兒,可他怕睡過頭錯過飛機,就硬撐著。

  0時0分 參加完國慶盛宴,就趕自己婚禮

  時間回到當天凌晨3時25分,陸鑫在微信朋友圈中說:參加完這場盛宴,接著還有下一場,國慶快樂!

  陸鑫所說的上一場盛宴,就是前一晚在天安門前進行的“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聯歡活動”現場表演鯉魚燈。當晚的聯歡活動21時30分結束。而“下一場”,則是他人生中又一個幸福時刻——舉辦婚禮。

  天安門距基地有60多公里,直到10月2日凌晨1點24分,陸鑫才趕回基地。簡單洗漱和打理后,他馬不停蹄趕往首都機場,回豐都與自己的新娘舉行婚禮。

  時間太緊,他將行李托付給稍晚回程的朋友。

  3個月備訓 婚期推遲7天,度蜜月也放棄了

  陸鑫,今年27歲,湖北十堰人,重慶大足寶興鎮中心小學的體育老師。

  參與“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聯歡活動”培訓之前,他只是見過鯉魚燈表演,但從未上場舞過。他和鯉魚燈結緣是在今年的6月21日。

  “增補進鯉魚燈隊伍,參加新中國成立70周年聯歡活動,馬上參加訓練。”陸鑫告訴記者,在領導征求他的意見之前,他的婚期已經定在了9月25日,“酒店、婚慶公司都訂好了。”

  陸鑫需要做出選擇。“第一時間,我還是有點想推掉。后來覺得機會很難得,婚禮可以推后。”陸鑫說。

  經過一陣思想斗爭之后,陸鑫打電話給妻子,提出推遲婚期。

  “因為要保密,還不能給她明說,只能說這個事情比較重要,要求比較高,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來。”

  婚禮推遲,而且還不讓知道原因,陶霜很委屈。最后,在家人的勸說下,陶霜還是答應推遲婚禮。

  陶霜在重慶主城區一所公立醫院工作,一周只有一天時間休息。決定推遲婚期后,陶霜又要回豐都重新選酒店。

  “其他時間,酒店都訂滿了。加上要遷就兩個人的時間,只能訂到10月2日。”陶霜說。就這樣,兩人的婚期被推遲到10月2日。

  陶霜回豐都選酒店,當天又要趕回主城。婚禮上的一切,幾乎都是她一個人在安排,忙不過來的時候心里特別煩躁。

  “在準備過程中,我們還大吵過一次。現在想想,特別對不住她。”陸鑫說,更讓他內疚的是,兩人訂好8月出國旅行度蜜月,但那時他正在北京集訓。

  時間匆忙,兩人的婚禮儀式很簡單。“欠下一場完美婚禮,余生好好守護她。”婚禮上,陸鑫動情地說。

-
【編輯:陳媛】
dnf求稳赚秘诀